我在丰田章男身上看到了乔布斯的影子

发布日期:2024-02-09 05:49    点击次数:148

文|鐵西區的李子

丰田章男几天前再次公开攻击EV,这次是这么说的:纯电车型的市占率最高只能到30%,其余市场将由混动、氢燃料电池车和燃油车占据。

这个男人唱衰EV的次数已经太多太多了,以至于再从产业角度去分析他的话已经没有太多意义。只是这一次,情况似乎有那么一点点不一样?

马斯克在X上对丰田章男该言论的回应 | 截图自Sawyer Merritt的X

比如,近期福特决定收缩旗下纯电车型F-150 Lightning的产能,将空闲下来的工人及设备投入扩大Bronco与Ranger的产能,而后两者皆为燃油车型。再比如,特斯拉发布的2023财报,尽管达成全年销量目标,但因为毛利率的持续下滑、净利润2017年以来首次下滑、并未给出今年销量目标等一系列令人不安的因素的影响下,股价出现大跌。

日本头号传统巨头董事长依旧唱衰,美国头号传统巨头削减EV产能给燃油车,全球头号EV巨头财报不理想……是不是EV的确出现了问题,真的正在触及天花板?答案当然是否定的。

福特的EV销量确实不及预期、缩减产量是既成事实。但应该看到的是,电马和F-150 Lightning是受到了特斯拉的压制,其市场份额也是被特斯拉拿走,而非燃油车。并且在应对市场局面、快速调整产品规划这个方面,福特这些年一直是传统车企中反应最快的,大家一定还记得,2018年时,福特十分突然地砍掉了北美轿车业务。

与包括通用在内的众多传统车企不同,福特要远远更像一个美国公司——而非美国传统汽车公司——对市场的反应、产品的利润回报等等账面数字十分敏感,敏感到近乎冷酷无情,很少有传统汽车巨头的那种顽固(或者说荣誉感)。

别忘了福特一直和大众一样是传统巨头中改革最激进的,如今电马和F-150 Lightning不及预期的应对方式,更像是调整,而非转向。再者说,这话或许不中听,但福特对于EV的影响力还不足以左右大局,现在哪怕是特斯拉宣布放弃,也已经无力左右大局。

特斯拉更不用说,最近几年其真正拿出来的新产品只有2019年发布的Cybertruck,且FSD始终未能落地中国,统治力下滑,尤其是在中国统治力下滑,这都是必然。

不是当年那个能上天的时候了 | 来自Pixabay,创作者Juhele

甚至就连丰田,它们本身已经有了规模足够大的EV计划。去年四月,丰田新任CEO佐藤恒治在上任后首次公开亮相中就宣布了其转型的决心:将原本2030年350万辆的计划提前,首先在2026年达成150万辆EV销量的目标,并为此专门成立了一个独立部门。此外,丰田还在去年10月与日本石化巨头出光兴产达成合作,共同开发固态电池。

EV非但没有停下脚步,反而像是大家都在和丰田章男对着干。

并且我们不得不注意到,丰田章男最近对EV的攻击变得越来越频繁。以往他还在丰田CEO任上时,攻击EV的频率大概是最多每年一次,而从他去年卸任CEO以来,去年10月、12月、今年1月,短短4个月时间里已经连续3次向EV发炮。并且从这一次全新的“不会超过30%”的论调来看,他还在不断寻找新的角度让人们相信EV潜力有限,让人们站在他的一边。

更值得玩味的是,他对新能源的态度是有着变化的,一开始他说EV会毁掉汽车行业,EV并不环保,到如今,他则说EV有30%的天花板。同时他一直在强调一个核心观念,未来的汽车市场将由EV、混动、氢燃料电池车与燃油车并行,他一直如此着重强调这个理论。

他在用自己的理论否定当下丰田的转型策略,这个理论似乎已经成了他的宣言。

有些话没必要明说。我们不妨从历史的商业故事中寻找一些佐证。

1976年,苹果公司正式成立。1年后,因董事会的不信任,加上乔布斯特立独行的行事风格,公司任命迈克尔·斯科特成为CEO,乔布斯不再是公司的实际掌权人。

最初苹果的技术核心是沃兹尼亚克,乔布斯原本是管理者与销售者,而随着斯科特上任CEO,乔布斯的位置变得尴尬。

1979年初Lisa项目成立,急于证明自己的乔布斯于是频繁参与这个项目,试图拿到这一项目的主导权。1981年,高层不再容忍乔布斯对该项目持续不断地越权与干扰行为,将其逐出这一项目。无奈而愤怒的乔布斯接手了公司内部一个较小的项目。

乔布斯接手的那个小项目是后来的初代Mac,当这个项目逐渐成长,乔布斯开始攻击Lisa是一个失败的产品。几乎是同一时期,当乔布斯与其亲自招募过来的CEO斯卡利渐行渐远,他也在攻击斯卡利,并且试图将对方踢出局。

从让出苹果公司掌控者之位那一天,到被逐出Lisa那一天,到发现斯卡利不受自己控制那一天,乔布斯的想法每个人都知道:

这明明是我的公司,我要把它夺回来。

来自电影《史蒂夫·乔布斯》

丰田章男对丰田的设想,就像他对待新能源的宣言一样:未来的汽车业应该是EV、混动、氢燃料电池车与燃油车,共同组成的。

当他还是丰田CEO的时候,没有真正推动氢燃料电池车的商业化,混动车型在传奇性的普锐斯之后也是几乎停滞的,EV同样几乎没有建树。有媒体统计过,特斯拉从2006年到2019年这14年里累计亏损超过70亿美元,而丰田每年的净利润都有200亿美元上下的规模。丰田章男曾有那么长的时间、那么丰厚的资源、那么大笔的金钱去做那么多的事情,他错过了。

如今这个“EV+混动+氢燃料电池+燃油车”的理论,又要丰田用多少钱去推进呢?那会比转型EV更简单,更省钱吗?